?

新聞中心

返回

【沙里淘金財經觀察】咱家欠了多少錢?中國居民負債率分析

時間:2019-06-24

  在本文開篇之時,我們對讀者輕輕地發出三個小問:

  第一,電話、抖音、朋友圈……,無論何時,您是否常遇到廣告:“需要貸款嗎?”

  第二,“月光族”“欠錢消費”的年輕人,有沒有讓您覺得很潮、很時髦呢?

  第三,您是否也在忙于“多辦幾張信用卡、多注冊幾個網貸平臺”,以滿足資金周轉呢?

  一、居民債務:狂飆十年

  “相當大比例居民家庭負債率達到難以維持的水平。”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的這番話絕不是危言聳聽,而是對中國居民當前的高負債發出的擔憂和警告。

  1、觸目:居民負債率已達54.3%

  央行數據顯示:從2008年到2018年,我國居民負債率從不足18%上升至53.2%,10年間共上升35.3個百分點,年均增幅3.5個百分點,到2019年一季度末,居民杠桿率再創新高,達到54.3%。

  2、驚心:房貸增長8倍多

  從央行公布數據來看,我國居民貸款余額在2008年僅有5.7萬億,到2018年已增長至47.88萬億,其中,個人住房貸款余額達到25.75萬億元,占居民全部貸款余額的比例為54%,這就意味著,我國居民背負的沉重債務中,有超過一半是房貸。

  如果從消費貸款角度計算的話,2018年底,我國居民消費貸款余額是37.8萬億,而住房貸款占比68%,也就是說,目前我國居民用于消費的貸款,有超過2/3是在消費房子。

  二、居民負債暴增:背后的真相

  1、消費觀念“大換代”

  “有多少錢辦多少事”、“勤儉節約、存錢備用”這些本已根深蒂固的消費觀念正在雪融,正在向“不存款、敢借貸”的超前消費觀念轉變。

  加上這些年來CPI的攀升,通貨膨脹的預期也使得“不貸白不貸,有錢也要貸”理財觀的盛行。

  再加上網貸平臺、電商巨頭、社交媒體推波助瀾,鼓舞年輕人通過消費貸款“活成自己想要的樣子”,于是就有了“心情三分靠打拼,七分靠shopping”的浪潮涌動。

  2、資金獲得“零門檻”

  大家都在為互聯網向家庭生活的植入載歌載舞的時候,我們不經意地看到,正是互聯網金融的興起,才使得“有穿有戴”“有車有房”如此的輕松。

  然而,也正是互聯網金融的興起,銀行貸款不再是唯一選擇,我們可以從消費金融公司、電商平臺、互聯網分期平臺等很快獲得貸款。小額、短期、低門檻的貸款業務年年井噴。

  同時,風險也在迅速集聚,衍生出“裸貸門”、信用卡套現、“套路貸”等黑色產業鏈等亂象。大量低信用人群進入了信貸市場……

  3、收入增長“拖后腿”

  如果居民的收入增速能跑過債務增速,那么,大家可能就不會如此恐慌,可是,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:我國居民債務增速從2008年到現在,一直高于可支配收入增速,并且這個差距越來越大。

  目前,我國居民債務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已接近90%。究其根本,還是收入遠遠跟不上房價的快速上漲。房價“五年乘以三”的劇情不斷上演。

  三、高負債之下:難以承受的劇痛

  1、“社會焦慮癥”

  對于許多夫婦來說,往往是耗干整個家庭的積蓄“湊夠”房貸的首付,然后踏上二三十年的還貸之路。每個月工資一發,先拿出一多半給銀行。然而,需要花費的地方實在太多:

  “不敢生”,2018年新生兒比2017年下降200萬;

  “不敢病”,一場大病可以讓許多家庭回到解放前;

  “不敢老”,需要上百萬才能基本保證退休后衣食無憂……

  沉重的房貸壓力之外,還有高昂的生育和教育成本、難以承受的看病費用和養老成本,讓整個社會陷入在焦慮之中。

  2、金融風險“再添變數”

  居民個人除了向銀行借貸外,還會向親戚、朋友、小型互聯網金融公司借貸,還有向商城分期購物等等。這意味著,我國居民的真實負債率是要高于官方統計數據的。這些緊繃的債務鏈條斷掉一環,就會產生多米諾骨牌效應,那我們將要面臨的可能就是重大的信用危機、金融危機、甚至是經濟危機。

  互聯網等金融市場的惡性競爭,讓大量個人信用和償債能力低下的人群進入信貸市場。從官方統計數據可以看到,消費貸款不良率快速攀升,信用卡逾期不斷加劇,這對我國的信用體系建設發出前所未有的挑戰,也給我國金融系統風險增加了更多不確定因素。

  3、“破罐破摔”的社會問題

  2018年8月,一起“90后滴滴順風車司機搶劫殺人案”震驚全國,據公安機關偵查,該嫌疑人在網絡上的借貸平臺欠下大量債務沒有償還的能力,于是就想在開滴滴順風車業務的時候搶劫女乘客的財物。

  類似這樣的“悲劇、血案”俯拾即是。以貸還貸、拆東補西,最終導致“破罐子破摔”的極端人群產生,這是一個嚴重的社會問題。

  四、討論一下各種觀點

  相比政府債務、企業債務,居民債務問題更難以解決,它所帶來的次貸危機的可能性最大。因此非常有必要進行對策的開放式研討。

  1、觀點一:通過“收入上漲、房價上漲”來降存量負債

  很早就有學者提出,面對房債高企的狀況,應該采用超發貨幣的方式,一方面使居民收入上漲,另一方面讓房價上漲,使得存量房債被稀釋,達到快速降負債率的功效。

  這種辦法可能會加速我國經濟的衰退,從債務增量上來看,居民的杠桿不僅得不到降低,還會繼續上升。過去十年的事實或許勝于任何雄辯。

  2、觀點二:大小城市同步發展、區域經濟平衡論

  還有學者認為,我國居民平均負債率之所以太高,都是因為一線城市房價太高導致。如果大小城市均衡發展,讓大家在三、四線城市也能獲得理想的發展平臺,那么大家就會從一、二線城市逐步撤出,全國房價就會均衡,同時,加上收入的不斷增加,居民的房子負債率也就不會逐年攀升了。

  這種觀點似乎忽略了一個前提,那就是資源都是稀缺的。例如,政策資源、資金資源、教育、醫療資源等等,都不可能按需配置。區域與城市的非均衡發展,是一個國家發展的常態邏輯。

  3、觀點三:一手壓房價、一手漲工資

  這種觀點很好聽,很有學理的邏輯。其實現須打破“房價只漲不跌”的剛性預期。

  就從老百姓投資角度看,當前除了房子,好像沒有更好的投資產品,這種情況下,只要漲工資,人們還會繼續買房,就會推高房價,由此加上更多的負債。

  再者,由于房地產業行業和一、二、三產業的特殊關聯性,在過去的十幾年當中,已經悄然成為很多區域的支柱產業,房地產行業“綁架了新郎、綁架了銀行、綁架了政府”的說法不絕于耳。因此,其落地似乎頗有難度。

  4、我們認為,降負債絕非一日之功,需要持之以恒。要降負債,首先必須吸取美國鼓勵過度消費、超前消費導致經濟金融失衡的教訓。同時還要認識到,房地產過度金融化、房價過高已成為居民降負債的最大攔路虎。所以,各級政府下大力氣,通過廉租房等手段,真真正正地去落實“房子是用來住的,不是炒的”最為關鍵。

  這應該是考驗各級政府是否執政為民、執政為國的試金石。

  結束語:

  說來說去,似乎當前從上到下、從學者到官員,都還沒有一個更好的辦法,期待著大家在留言中給我們些啟發。

  參考資料:

  1、中國人民銀行、國家統計局公開數據.

  2、《“月光族”成年輕消費者標簽“欠錢消費”時髦嗎?》.半月談,2019年4月.

上海快3秒胶